喜多郎

当然,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,每个人都值得被看见和尊重,可是社会却常常要求我们变成一样的产品,做可被替换的螺丝钉,做可割可弃的韭菜。